积极创新 因地施策 不断深化农业农村综合改革
浏览人数: 2020-01-19

  改革创新是农业农村发展的不竭动力。当前全国各地全力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紧扣新时代“三农”工作要求,不断深化“三农”领域各项改革,持续释放新活力,为农业农村发展注入新动能,取得了良好成效。为学习借鉴外地农业农村改革工作经验,南京市农业农村局近期组团赴海南省海口市、儋州市、东方市、三亚市和广东省深圳市进行了专题学习考察,为下一阶段推进南京市农业农村改革工作拓宽了思路。

  海南4市与深圳市的主要做法及成效

  海南省在农业农村改革方面颇有特色。4个市中,农村集体经济发展上以农民合作社、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等充分联结农民利益的经济组织形式为主要载体,以企业为建设运营主体,以农业和民宿共享为主要特征,运用整村综合开发、村庄农房改造升级开发以及基地开发模式,开展“共享农庄”创建,让农民充分参与和受益。深圳市一直是国内农村集体资产管理、集体财务管理先进地区,2019年8月又获批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从总体上看,这5个市在推进农业农村各项改革进程中,能够结合当地实际,采取行之有效的做法,不断提升农业农村发展成效。

  强化信息技术支撑。海南4市和深圳市在推进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中,都比较注重现代信息技术应用,大力推进农村集体资产监督管理平台、资产监督管理信息发布门户网站等建设。海口市、东方市高度重视产权制度改革全工作链数据信息系统开发,海口市2998个村组全部完成集体经济组织登记赋码工作,东方市则做到了股民证书统一信息录入、统一印制、统一机打。三亚市、儋州市积极探索包含农户承包经营权、村集体产权登记、查询及产权股份登记、流转、交易等数据信息运用,逐步建立完善农村产权流转交易市场,全力打造集体资产资源的交易平台,建立健全统一的资产评估、招标、拍卖、登记、过户、归档等管理制度,保障集体收益最大化和使用者合法权益最大化。深圳市创新会计核算模式,建立农村集体资产信息库,全面实行网上做账,有效提升了对农村集体“三资”管理的实时监控能力。

  建设共享农庄。海南4市充分发挥资源和生态优势,大力发展共享农庄,有效提升了村集体经济发展活力,增加了农民收入。建共享农场主要有3种模式。整村综合开发模式:海口市高山村作为桂林洋国家热带农业公园的配套项目之一,整村交由农业园开发经营;三亚市博后村和刘盘村与玫瑰谷公司深度合作,整体打造亚龙湾玫瑰风情小镇,实现了民富村美且可持续的目标。村庄农房改造升级开发模式:儋州市兰洋镇罗南村以出租、合作等方式发展特色民宿客栈,吸引消费者特别是“候鸟”人群前往农庄养生度假,打造“民宿+农地”休闲养生产品,把经营权租赁给“候鸟”人群、城市居民,用于农业生产或农事体验。基地开发模式:东方市引进海南汇利实业有限公司以东河镇俄贤村3000亩土地为基地开发建设汇利黄花梨共享农庄,公司利用农业附属设施用地等建设管理用房,利用基地内建设用地建设民宿,民宿以出租为主,民宿的全部或部分经营权、股权也可以转让,消费者可租赁农用地经营权或认养农作物,由公司为消费者提供系列服务,实现设施提供者与受用者以及土地享有者互利多赢局面。

  打造“一村一企”。海口市和三亚市为提升农村集体经济实力,依托清产核资和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界定成果,坚持以产业为核心,积极探索引进一个大型企业、带动一个村产业发展的“一村一企”发展路径,采取“企业+村集体+基地”“企业+村集体+合作社”等模式,利用集体积累资金、贴息贷款、政府帮扶资金等,通过入股或者参股企业、村企共建等多种形式增加集体经济收入。海口市石山镇充分利用村内海口石山火山群国家地质公园4A级景区的优势,紧紧围绕“火山”资源,创新发展具有地域特色的乡村手工业,培育家庭工场、手工作坊、乡村车间,打造成具有火山特色产业的专业村。三亚市利用独有的自然与区位优势,积极引进大企业参与乡村发展,华侨城、保利、万科、远洋、中信、大唐集团等多家国内知名企业入住三亚乡村,与村集体开展深度合作,截至2019年7月,有30多个产业发展项目基本落地中廖村、大茅村、文门村等,既增强了村集体经济实力,又促进了贫困家庭脱贫解困,为当地乡村振兴战略提供了有力支撑。

  银行嵌入式服务。一些村集体经济组织在城市化进程中因土地征收等积累了大量资产,如何利用好这些资产,让资产产生利润,不至于分光吃尽,深圳市农村集体经济组织通过引进农村银行进行嵌入式服务,探索出了一条行之有效的路子。具体做法是:一方面村集体经济组织将部分资金入股银行,获取银行的分红,保证村集体经济组织有比较稳定的收入;另一方面,银行利用自身优势对村集体经济组织给予全面服务指导,把村集体经济组织有关情况数据化,对村社的发展规划、投资等进行分析开展风险评估,并根据发展过程中的不同需求,制定相应的服务合作措施,帮助村社更好的发展,引导本地传统农民转变为城市市民,增强自身发展能力,为社会减轻负担做贡献。深圳市怀德股份合作公司是在原怀德村基础上发展起来的,2004年怀德村村民全部变为城市居民,以712个村民为股东注册成立深圳市怀德股份合作公司,下辖4家全资公司,注册资金1783.5万元,2016年认购深圳农村商业银行3.48亿元股份,占银行总股份的5.15%,为该行第一大股东。怀德公司2018年底总资产 5.14 亿元,总收入 9.77 亿元,利润 5.07亿元,人均分红 32 万元。

  对南京市深化农业农村综合改革的启示

  近年来,南京市高度重视农业农村综合改革,在农村集体资产管理、农村产权制度改革等方面大胆探索,积极实践,取得初步成效。从海南省及深圳市的发展实践看,在推进农村产权制度改革、发展农村集体经济等农业农村领域关键改革上有很多经验做法值得南京市学习借鉴。

  强化信息技术支撑,推进农村产权制度改革。进一步规范财务核算、年结等会计业务,加强监管信息平台预警处理和督办,强化村级财务非现金结算,把E阳光”手机APP作为做好农村集体“三资”管理日常工作重要工具,形成以制度管理“三资”、以制度约束行为的监管新机制。积极引导农村集体资产资源进场交易,健全市场交易规则,完善运行机制,实行公开交易,规范交易行为,加强农村产权流转交易服务和监督管理。完善成员界定和股权设置,有序开展试验区拓展试验任务,引导深化村集体更好地赋予农民对集体资产股份占有、收益、有偿退出及抵押、担保、继承权。做好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登记赋码工作,建立统一社会信用代码制度,打通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最后一公里”。统一农村股份合作社股份证书样式,实现股民信息全录入、股份证书全机打。

  盘活各类资源,增强集体经济发展活力。盘活用好各类集体资产资源,对发展新型集体经济至关重要。借鉴学习海南4市做法,采取多种形式实现对集体资源有效配置和顺畅流转,激活集体经济内生动力。整合利用各地集体经济组织的积累资金、帮扶资金等,以入股、参股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村与村合作、村企联手共建、扶贫开发等多种形式,以承包地、林地、宅基地使用权和经营权入股等合作方式,以自主开发、合资合作等方式发展相应产业,探索“共享农庄”做法。在符合规划前提下,利用闲置的各类房产设施、集体建设用地等,以自主开发、合资合作等方式发展相应产业。利用未承包到户的集体“四荒”、果园、养殖水面等资源,发展现代农业、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产业。支持农村集体经济组织为各类农业经营主体提供产前产中产后全程化、保姆式的农业生产性服务,壮大集体经济实力。

  进行商业化运营,发展多种形式新型集体经济。探索“产权改革+精准扶贫+新型经营业态+非经营性固定资产转化为经营性固定资产”的多样化产业经济模式,支持股份合作社撬动和引导社会资本对农业农村投入,形成支持多元化投入格局,创新乡村资源经营模式和收益分配方式,增加农民收入。支持有条件的社区聘请职业经理人参与运营,吸引高层次人才参与土地和物业相关业务,走现代化企业经营之路。鼓励探索农村集体经济组织通过回购、返租、入股等方式吸引社会资本进入,盘活利用空闲农房及宅基地。通过资本运作,投资金融领域,探索购买优质资产、股权等获取收益的发展模式,形成一批现代化的企业。改变“物业经济”“出租经济”的模式,主动发展先进制造业和高端服务业,盘活自有老厂房、工业区物业,鼓励引进高新技术企业,推动国有企业承租集体经济物业。鼓励社区股份合作公司转型升级,改变单一的物业经济模式,以适应产业发展要求。

  开展嵌入式合作,抓好运营风险防控。南京市城市化发展速度越来越快,村社在城市化进程中积累的资金越来越多,如何使这些资金产生更多效益,在确保集体资产不流失不减少的情况下,更好地增加农民收入是当前农业农村改革面临的重要课题。从深圳市的实践看,引入农村银行开展嵌入式服务是一条比较成功的经验。可以根据南京的实际积极探索与紫金农村商业银行等金融机构开展深度合作,由银行对村社情况数据化,在此基础上引导、帮扶村社快速发展,并根据村社发展进程需要给予全业务、全过程的资金保障支持,促进农村资源和金融资源的有机衔接,为“三农”产业做好融资增信服务。同时,对发展中的风险进行防控,帮助社区把握正确的发展方向,及时纠偏。鼓励有条件的社区采取入股紫金农商行等金融机构模式,优化资产配置,通过股权分红等获取收益,保持村集体经济组织持续发展能力。

  保障集体利益,完善利益分配机制。规范民主管理和收益分配制度,落实民主理财,规范财务公开,强化农村集体经济审计监督和问责。用群众接受的办法解决问题,保障群众的参与权、知情权、监督权。定期召开集体成员或集体成员代表大会,重要事项须经民主讨论决定,年终收益分配方案应经集体成员代表讨论认可。维护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合法权益,防止集体经济被侵占支配,防止被外部资本吞并控制,杜绝因农房处置导致农民失房等社会问题。控制集体债务在一些村蔓延,对资不抵债的村给予风险警示。合理控制各集体经济组织债务规模,量力而行、量入为出。严格规范举债方案拟定、民主决议、申报审批、实施跟踪等程序。对历史债务,通过增收节支、发展集体经济、债权债务对接、协议打折、债务剥离等方式逐步化解。提高财政转移支付的力度和精准度,在农村公共服务、基础设施建设等公益性开支上加大对经济薄弱村和欠发达村的帮扶以及财政转移支付力度。□

来源:201912
【打印此页】【关闭窗口】

(本网为公益性网站,若单位或个人不同意转载此文,请与本站联系)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